• 评论
  • 收藏

谁是中国年龄最大的执业律师?

律师路上 xuefa2017-01-06 收藏 : 0 查看 : 1986 评论 : 11

原创作者: 刘永 陈修德

该文章转自: 新华网

导读:现供职于安徽衡威律师事务所的张之杰律师、今年已经八十九岁,是共和国最早的执业律师、也是目前国内执业律师最高年龄纪录保持者,因此,被人们亲切地誉为“律师界的常青树,中国法治界的活化石”。

张之杰律师.jpg

1、未出校门已具担当

张之杰祖籍江苏省丹阳市。1950年、尚在读法律系四年级时,已是能够协助刚组建的新中国上海市法院清理旧政权遗留下来成年积案的“小能手;后供职于上海市法院、上海市黄浦区法院;1956年,他考取律师资格,成为共和国早期律师之一。1959年,响应中央支援内地建设的号召,成为安徽省淮南市毕家岗煤矿一名产业工人。直到被抽调到矿务局机关,直到他拒绝回沪担任上海政法大学教师,人们才真正注意到他。

1982年,张之杰再度取得律师执照,并经淮南市政府安排,先后担任大型国企安徽省造纸厂,以及淮南市百货公司、淮南市水产公司、淮南市交通银行等单位的常年法律顾问。几家国企,受张之杰的法律服务和职业素养影响,企业整体的法律意识和内部法律机构设置,在那时候均居于淮南市前列,获奖众多。这都是张老亲力亲为的功劳。

张之杰执业的目光多投射在基层百姓身上。日常的邻里民事纠纷、普通治安事件,只要由他出来义务介入,基本都能化解矛盾。他告诉记者:“这一辈子这种事多得不得了,记不得也数不清“。

上世纪80年代末,他鼓励原淮南矿务局(现淮南矿业集团)机关干事小李继续上夜校或电大,使小李取得大学文凭,并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小家庭。目前,这位当年的“小李”已经成为现任淮南矿业集团一名独当一面的中层干部。

2、为案奔走二十一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名孙姓妇女诈骗朋友A某一笔巨款后销声匿迹。张之杰与A某办理了法律委托手续,而当时的田家庵区人民法院院长李某对此案以种种理由推搪张之杰,拒绝立案。整整八年间,张之杰律师在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奔走不止。一位姓陈的年轻法官多次劝张之杰等李院长调走,再来立案……张之杰毫不气馁,“我既然以律师身份代理了这件案子,就必须善始善终的给我的委托人一个交代,直到犯罪分子归案服判……”

十三年后,孙某被从外地抓捕归案,田区法院李姓院长惭愧不已。这件诈骗案以孙某获刑十五年为结果。但是张之杰决心把“铁案”办得更“铁”。他远赴异乡,会见服刑的孙某,最终促使其承担其为A某造成的经济损失。一同前来采访他的淮南市司法局一名干部扳指一算,说:“张老,这案子不是您说的十三年而是二十一年!因为应当加上您到犯人服刑地方要求赔偿的时间。”

3、小案件更要大关注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大潮席卷中国大地,许多人进入律师界是为了经济效益。对此,张之杰律师也有自己的见解:“都忙着打大案,挣大钱,草民、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谁来保护?没钱就不能打官司了吗?”直到国家推出关心弱势群体的法律援助便民服务体系,张老一颗忧民怜民之心才放下。他立即找到时任淮南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刘献忠,主动要求为老百姓提供法律援助。考虑到张老年事已高,刘主任满怀敬意地把他送回衡威律师事务所。这件事,成为刘主任激励其他律师投身法律援助事业的活教材。

淮南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张玉鼎告诉我们:“张老献身司法事业,服务基层百姓的精神境界,崇高伟大,令人肃然起敬!我专门旁听过他代理案件的开庭,发现他办案思路清晰、理据充分,令人由衷佩服!”

4、肩负职责永在征途

张之杰历来把律师职业当成荣耀,并为这个身份而自豪。近年来,每年律师执照年检时,衡威律师事务所穆朝文主任总会试着善意地说服他放弃年检,但张老表示:“只要我还能走能动,这律师证我就要捏在手中,为百姓服务。律师证是我的灵魂......”这种精神深刻影响着每一位从业人。

张之杰律师每年都独自(或与他人合办)十余起案件,2015年、他办案12件。就在我们访问他前几天,他还独自乘车到五十华里外的凤台县人民法院参加开庭。

居高声自远。这样一位不知疲倦,一心扑在律师职业中的“化石级”老法律工作者,自然是省司法厅、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历年春节慰问活动关注的对象。张老表示:“我一年的辛苦,得到这一次的关怀就够了。”淮南市律师协会秘书长韦君临查遍网络,发现迄今为止,张之杰应当是唯一一位以九十高龄之身,仍行走于业界的共和国律师。不服老的张之杰律师创造了中国纪录。
3

赞一个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已有11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ifaxueo 2017-1-6 17:02
厉害啊,90岁了
引用 joehp 2017-1-6 17:29
佩服!学习的榜样!
引用 manibi 2017-1-6 18:48
看中国律师网,曾介绍上海还有九十多岁的律师,做为法律工作者和准法律工作者,没核实准确就不要用这些“唯一”“最”等绝对性词语。
引用 manibi 2017-1-6 18:56
http://www.acla.org.cn/html/lvshifengcai/20161010/26588.html
引用 manibi 2017-1-6 19:00

首 页协会介绍会员服务专业建设教育培训实习管理奖励惩戒行业党建地方动态交流合作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律师故事 » 正文

奋战在一线的“60、70、80、90”后律师
发布时间: 2016-10-10 13:36:25   作者:周柏伊 吴迪迪   来源: 律新社   我要评论(0)
摘要:
都说世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

我已经长大,你还未老;
我有能力报答,你仍然健康。

  对于中国律师业来说,最美好的或许莫过于,92岁的叶传岵律师,和87岁的傅玄杰律师,在开庭途中遇上,相顾一笑。以耄耋之年,行走于法庭之上,这本身就是一种风景。

  今天(10月9日)是农历九月九重阳节。律新社采访了四位还在一线快乐执业的老律师,他们中年龄最大的92岁,是上海年纪最大、依然还活跃在诉讼服务一线的律师,最小的也过了花甲。

  虽然年龄上相差了30年,可面对律新社的镜头,他们无一不是精神矍铄、才思敏捷,时不时哈哈大笑,声称“我的执业不设时间表”!

  律师果然是个可以做一辈子的职业,中国还有一批这样的老律师奋战在法律服务第一线,把我们最真挚的祝福送给这些法治精神守护者们!一起听听这些“60后、70后、80后、90后”老律师的年轻心声吧!

90后”律师叶传岵
上海最老的执业律师:官司打赢了我就高兴!



  叶传岵是上海滩的一个传奇。

  92岁高龄的他是目前上海执业律师中年龄最长的一位,其父、其子都是律师。律新社昨天见到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时,惊呼不已。他却不当回事地说:“北京还有比我年纪大的律师还在执业呢”。

  这种没有拿到第一有点不认输的精神,或许就是叶律师的活力所在。得知律新社要来采访,92岁的叶律师早早就等在小区口,初秋的风呼呼地吹着,老人家丝毫不介意,理了理花白的头发,亲切地问:“还好找吧?”虽然已是耄耋之年,可他看上去面色祥和、两眼炯炯有神,思路敏捷,行走自如,看上去顶多只有70多岁。

  来到上海67年了,叶传岵律师还是一口未改的川音,只是偶有个别单词,听得出上海口音。

  “最近手上在办一件行政诉讼的案子,很有代表性,下次讲给你们听。”叶传岵对律新社说。

  叶传岵1925年4月出生于重庆,父亲叶云阶也是律师。受父亲影响,他于1944年考入四川大学法学院,毕业后不久就考上公务员,分配至上海市人民法院(现上海高院)任审判员。家学传承,如今,叶传岵60周岁的小儿子罗力佳(随母姓)也成为上海一位知名律师,父子俩时不时会为专业交流讨论。

  建国初期,法治建设百废待兴。叶传岵回忆,1954年宪法颁布后,新中国的律师制度也慢慢恢复起来,旧政权留下的“黑律师及讼棍”被取缔。受苏联影响,律师事务所不复存在,完全被纳入体制内。

  “上世纪50年代的公社辩护人,就是新中国最早的律师。”叶传岵说,“很多后来响当当的人物,像李树棠、李国机、王文正等,都曾做过公社辩护人。”

  上海社科院学者陈同的研究显示,至1957年1月,全国各省、市共有670个法律顾问处,有2100名专职律师和兼职律师在从事律师工作。

  遗憾的是,当年反右风暴降临,律师队伍旋即被解散。而一直对律师执业心有戚戚然的叶传岵也开始了自己长达22年的右派生涯。

  平反后,叶传岵回到法院,不久被派到司法局,着手律师队伍的重建工作。彼时,已经年过半百的他欣慰地感觉到,中国律师即将再出发。

  1980年,上海以苏州河为界的两家法律顾问处成立。叶传岵被任命为第二法律顾问处副主任,主管业务。“那时起,我有了专职律师的身份。”叶传岵说。此后,虽然身份在专职律师、兼职律师、特邀律师之间徘徊,但叶传岵始终没有放下初心。

  “我早已退休,生活无忧,凭着对律师这份职业的热爱,坚持至今。”2004年,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上海传岵律师事务所成立,叶传岵始终奋战在诉讼的第一线。他手头握了大量的商事、刑事和行政案件,每个月都会有西装笔挺地出现在法庭上。“只要还能动,就要办案子,官司打赢了我就高兴,很多时候他甚至都是公益代理。”

  法庭上,叶传岵总是腰背笔直,掷地有声,他在法庭上的直言不讳经常博得同行们的阵阵喝彩。

  在叶传岵看来,无论哪个年代,法律职业共同体都有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目标,就是以事实为依据,追求公平正义的司法。“我们那个年代,浪费的光阴太多了,要追回来。”叶传岵说,十八大之后,在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律师执业环境有了明显改善,这是一个极好的发展机会。律师是社会的医生,应该看到社会的弊病,律师必须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文明、法治程度的重要指针。

  1999年,叶传岵曾经得过结肠癌,医生说手术后大概还能活3到5年;2012年又遇上心肌梗塞,装了5个支架。这一个个坎儿走过来,老先生迄今身体健康。跟他同时代的人,大多数早已驾鹤西去,唯有他思维敏捷,还在办案。

  为了“跟上时代”,叶传岵买了两个手机,每天学习。“必须与时俱进,否则业务不精,何以维护好当事人权益?讲得没有道理,老百姓不会找你,法官也不会听你的,资格再老也没用!”

  谈到“养生之道”,他笑笑说:“说出来你都不相信,我生活极其简单,也不运动,也不戒烟,我认为保持一个乐观的精神状态,比什么都强。”关于身后事,他也早有安排:“我已经跟组织上都说过了,我的遗体全部捐赠!”

“80后”律师傅玄杰:
学法律就是为了当律师



  “哈哈哈,我还欠你一份东西呢!”今天上午,见到律新社的小伙伴,傅玄杰律师露出了爽朗的笑声,他还记得今年年初采访时,曾许诺给律新社写一份寄语。今天,87岁的傅玄杰应邀参加上海律协重阳节的活动,见到很多许久不见的老面孔,老人家很是激动。傅玄杰律师依然是傅玄杰律师事务所主任,每天去上班,服务客户,开庭诉讼。已然是上海大律师,已然是桃李遍律界,但他已然坚持做一名一线律师。

  从1980年初回到律师队伍至今,37年过去了,“傅玄杰”3个字早已成为上海律师界一张漂亮的名片。“再干两年吧。”傅玄杰计划着再过两年回到自己的书房里去,写他那早已与法律交织纠缠的人生。

  傅玄杰民国时的住家与上海律师公会相距仅五六十米。孩童时代,旧律师公会大楼前面的那十几级台阶,他迄今还记得,“跟法院很类似,显得庄严神圣”。

  大学毕业后,正巧遇上抗美援朝运动,傅玄杰报名参军到了朝鲜,并开始了他随后长达十年的军旅生活。因为是学法律出身,傅玄杰后来被安排在军法处,参与了军事法庭的很多审判工作。

  部队改编后,傅玄杰回到上海。“文革”结束后,傅玄杰先在法院做了一段时间的“复查”工作,查了四五个月,越查他就越感慨,“没有法治真不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蒙冤后被流放青海,傅玄杰复查后给其平反,当年的女孩回到上海,已经是白发苍苍一老妇。“我就反省自己在部队做法官时,是否也有错案?”傅回忆说,他当了十年法官,处长、院长已经做出的决定,只能就照着做,“想到这点,我不愿意回去做法官”。他决定做一名律师。

  “我就是冲律师这两个字来的,就像当时我进大学学法律就是冲着这两个字来的一样。”傅玄杰说,对这两个字的热情让他至今毫不厌倦工作。

  1980年上半年,傅玄杰到上海市第一法律顾问处(后称上海市第一律师事务所)报到。彼时他已整整五十岁。最珍贵的时光被耽误,但机会没再被错过。

  在第一法律顾问处的这些年,傅玄杰和事务所处里的律师们帮助政府部门处理了很多重大的社会事务、经济事务。“那个时候有一种信念就是,我们必须为社会做点事情。也正是在这点点滴滴的积累中,律师地位在公众面前逐步逐步地有了提高。”傅玄杰说。

  80年代末90年代初,社会经济体制改革速度不断加快,司法改革的进程也非常迅速,允许律师自己开所。1990年,60岁的傅玄杰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在组织上的挽留下,他又留任了四五年。

  1994年,傅玄杰开办了个人所——上海市傅玄杰律师事务所,核心业务是公司法、知识产权、房地产及大型基础设施、金融法及国际商事等。64岁再出发,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勇气。但因为对法律、对律师职业的热爱,傅玄杰乐此不疲。

  “你们就像是早上8、9点钟的太阳。”每每看到青年律师,傅玄杰总会发出如是感叹,在他看来,青年律师职业的环境更好了,目标也更明确了,未来将大有可为。他非常看好法律服务业的未来,鼓励年轻法律人,好好夯实专业基础,未来机遇更多。

“70后”律师岳成:
工作让我幸福得爆棚



  “能在办公室里工作,让我太快乐了!”已经从事了36年律师职业的岳成律师至今仍然视工作为生活的重要部分。今天早晨,律新社和今年70岁岳成律师在微信视频里通话时,深深地感受到了一位老律师的活力和魅力!这位四个子女全是律师的岳家军掌门人,至今依然“大权在握”,所有律师子女对老爷子的拼命三郎精神敬佩得没话说!

  1980年,岳成从机关辞职当上律师;1993年,他成立了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23年以来,岳成律所将律师业务全部都涵盖了。岳成的律师们更是名副其实的岳家军、律师世家——四个儿女是律师,小儿媳、外甥也都是律师;就在2014年,堂孙女也取得律师执业证,岳家三代律师同时执业,这在全国也是第一家。目前,岳成律师家族第二代有6人从事律师工作,第三代最少还会有8人从事律师工作!

  谈起儿孙们在法律领域的成就,岳成的幸福感满溢而出。除了这些,而今最让岳成感到幸福的事就是,继续工作!

  “虽然我不是律所主任了,但还是经常在所里上班,业务上做的少了,就做其他工作,比如收费标准、改革、宣传等,甚至对新一代律师作一些精神上的指引。”岳成说,没有到一定的年龄,他就不会有这个境界——工作最幸福。“我的球友说,要在走不动前把全世界走遍,但是我不喜欢旅游,我喜欢的就是工作,坐在办公室的感觉非常好,这与我的性格有关,我从农村一步步走到今天实属不易,当别人夸奖你的工作很有成绩,当别人夸赞你把儿女培养的很好时,那种成就感令人很幸福,这比坐飞机担惊受怕,比在其他城市里匆匆忙忙要好得多!”

  在岳成看来,离开了工作他就不知道应该寻求什么了。此外,工作也是他的一种学习方式,他认为律师就像一个大夫,需要与时俱进,永远处于学习状态,律师遇到新案子就要学习不同的解决方式,“尤其是岁数越大,越需要工作,挑战让你动脑,让你更年轻,就像现在这样,西装革履一穿,我就觉得自己青春活力!”视频采访中,岳律师笑得很灿烂。

  在这个重阳节,岳成想对新一代的律师说一些话:不管做什么,首先你要做个好人。尤其是做律师,就应该像大夫为患者解除病痛保护健康那样,律师为当事人解除烦恼解决纠纷。作为律师,用你的专业知识和经验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像一个医生治好患者的病一样,人生就有了价值。

“60后”律师欧阳润:
我的法律工作不设时间表



  65岁的欧阳润律师现在仍然活跃在徐汇司法的舞台上,他说,只要身体情况允许,我法律服务工作不设时间表!欧阳润律师经常接受律新社采访,思路清晰,和蔼可亲。

  “欧阳律师,谢谢您成功调解了我们的家庭矛盾,使我们得以及时签订动迁协议……”这是一位曾因动拆迁而致使家庭矛盾闹得不可开交的当事人对欧阳润讲的肺腑之言。“作为律师,我应该尽量为百姓干实事,承担社会责任。”欧阳润律师说,律师的社会责任是律师的道德责任,以他名字命名的徐汇区欧阳信访调解工作室更是该区信访调解的一个品牌、是徐汇居民心中的一块王牌。

  在欧阳看来,律师本身并没有强调非常明确的退休时间,随着年龄增长、社会阅历的提高,他认为自己除了要做本职工作,也应该履行相应的社会责任。“秉承徐汇律师一贯的做法,我选择了参与信访调解,一是因为我在这个行当做了几十年,对行业相对了解;二是因为信访是党和政府联系老百姓的桥梁,在这个口子工作,的确能够体察民情,了解到政府在这块工作的缺憾和不足,从而为老百姓做比较实际的事。”
   
  “当时我有一个想法,随着我们国家法制化不断进程,用法律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将成为常态。而做信访的律师相对较少,我希望能够传承。”据悉,欧阳润律师不仅自己做信访,也将律所里的中青年律师、学生,都纳入成为工作室成员,让他们参与信访案件,参与调解。“我们的中青年律师也很熟悉何了解信访工作,可以说,今后徐汇区信访工作,后继有人!”

  致力于用“专业服务百姓”的欧阳润律师充满热情,他坦言,这份工作给他带去了活力和青春。“我看到上海很多老律师还在坚持工作,我也希望在自己身体能够承受的情况下,再多做点事!”

  原标题:92岁!上海最老出庭律师首次视频亮相!致敬这些奋战在一线的“60、70、80、90”后律师!







(责任编辑:张艳)
引用 等待那一天 2017-1-6 21:59
90岁厉害 佩服,努力 榜样呀
引用 那片海蓝 2017-1-6 22:43
榜样的力量神一样存在
引用 958967213 2017-1-7 09:35
这是还能行走罢了,还要当事人请他吗?
引用 慧洁 2017-1-7 13:58
敬佩
引用 明月追骠骑 2017-1-7 19:54
律师没有退休制度,所以律师人数也是越来越多,竞争自然越来越激烈。很多资质一般者恐怕将难以维继,被迫退出律师行业。
引用 菲比寻常摩羯座 2017-1-10 11:54
向张老致敬!

相关阅读

家园、论坛相册已恢复
  • 6721文章
  • 4收听
  • 72听众
关闭

学法网【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