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
  • 收藏

为求人生更多画面,我已从体制辞职做律师

律师路上 律师路上2019-06-03 收藏 : 0 查看 : 1299 评论 : 94

原创作者: 流风追月

该文章转自: 学法网 xuefa.com

体制离职.png

(01)

*从进入体制内开始,身边的亲友总是在称呼上调侃,前期的“聂局”,后期的“聂检”,无不带着殷切的期盼,当然也有我个人美好的憧憬,毕竟我可是全村的希望。但很遗憾,时至今日,我依然在“修电脑”,依然躲在“科员”这个壳中作茧自缚,未能化蝶而飞。

百般思量后,做出了这个决定——告别体制内。我想改变来之不易的两点一线的生活,去追求人生更丰富多彩的画面,或苦,或甜,都有所得。

下个月开始,请称呼我为“聂律”。但,这不是调侃。

(02)

此时,我已经提出离职并得到了单位的许可。迈出这一步,并没有所谓的魄力和从容,从通过司考开始冒出这个想法,到现在终于做出决定,我思考了整整一年。即便到现在做出了决定,我依然百般纠结和千般恐慌。自觉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只不过在明知没什么底牌的时候,这“地主”叫得着实有点儿心虚。

但在内心,还是不断给自己确信,一定要走出去,直面不安,拥抱困难。

这一年,反复暗示自己一句话,也是给自己莫大鼓励的一句话:最让人抱憾终生的,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没试过

鸡汤味之浓,有些呛人。

这碗鸡汤一直在支撑着我,不是支撑我往前走,而是支撑着我不改变初衷,不改变一定要走出去的初衷,去经历一些不一样的经历,去看一些不一样的风景。

人终有一老,人终有一死,人的一生是应该这样度过的,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更不会因碌碌无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句名言背得太熟。

人终有一老,人终有一死,当靠在摇椅上,扶着假牙跟孙子吹牛的时候,起码有些吹牛的资本。即便浮夸,有些记忆中的画面做映衬,总比胡诌乱造的有吸引力。

(03)

2019年,30+。

到了这个年纪,有诸多数不尽的顾虑。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上有老下有小”,便足以概括所有的焦虑。

借用李栩然一篇文章的标题“少年心事尚余温,中年哀乐已及身”。

人到中年,压力剧增。一个“三十而立”,不知彷徨了多少人。这个年纪转行本就自带风险,何况是从以没有风险著称的体制内转行,简直疯了。

所以,反对的声音很多。

从里到外,从近到远,从亲到疏,要么强烈反对,要么友情建议。总之,放弃体制内这么光鲜的工作,括号带制服的,去做自己毫无人脉、资源积累的服务行业,纯属瞎折腾。

转行,被认为是极其不成熟的冲动,尽管已这把年岁。

听了很多,感受良多,并没有失落和挫败,反而高兴又欣慰。

感谢来自朋友的反对,能够真刀真枪跟我讨论得失、帮我权衡利弊的,都是真情。这么多年浸淫体制内,我知道相安无事者居多,坦诚相待者甚少。有些随口而出的鼓励大多是客套,既然看出你内心的倾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对于朋友的反对或者利弊得失的剖析,真心感激又无言以对。若干年后,再聚首,把酒言欢时,当年的错与对已成过眼云烟,只剩眼前富不妒、穷不嫌的老友。

“来来来,喝了这一杯,还有三杯……你干了,我随意。”

感激来自亲戚的劝说,因为我的选择而四处打听,利用他们有限的人脉资源去探听这个行业的未知和未来。感谢已不必说,有些至亲照顾了我整个前半生:呵护着我单薄的童年、爱惜着我勤奋的少年、唏嘘着我桀骜的青年、资助着我困窘的成年。在我面临人生选择的时候,担忧着我的担忧,焦虑着我的焦虑。

人生过半,我想在至亲的保护下,再任性一回。其实,无需担心,我只是换了一份工作而已。

反对的声音很多,但一个支持的声音便已足够。

认识二十年,相恋八年,结婚七年,我一直宠着她,从来没有打过他,那么情深。毕业已十个年头,当年信誓旦旦地告诉她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但努力了十年,这个“信”真的变成了“蛋”。

其实,该恭喜她。

因为她终于通过了我为她精心设计、量身定做的人生考验。一个不漂亮的女人,跟你过了十年苦日子,依然没有抱怨,甚至苦中作乐,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去兑现当年的诺言呢。况且,再苦也不会比我们一路走来更苦了。起码,现在有了自己的小窝,不用开口借钱搬家,不会在上个季度末省吃俭用攒这个季度的房租。

擎好吧,老铁!

(04)

总能听到有人这样夸赞,“哎,穷人家的孩子厉害啊,能吃苦……”

现在一听到有人这样说,我就想正手抽他一巴掌,站着说话不腰疼,谁愿意吃苦!但凡有更好的选择,趋利避害的动物本能下,谁都愿意享福吧。

但享福并不是肉体的舒适,而是精神上的快乐和自由。

好多人问我离开的原因,我随口而出的回答大多是“挣得少”、“底子薄”、“太穷了”,之类的。

确实穷,2012年考入体制内,我的工资从2K稳步提升到3K竟然用了七年,还要仰仗自己踩着狗屎运两次通过省考。就靠着这样一份工资,填饥荒、还房贷、买奶粉、随份子……七年,移动网络都从2G到5G了!所以今年,我痒了。

可是,这个理由对老婆说的时候,她反手就给了我一巴掌。这不是她想听的理由,因为这几年,日子在一点点变好,虽然步子小了点儿,但终归还是往前走的,更穷的日子都过来了,对于我们自己来说,现在不算穷。

知足常乐……难道不知足,就乐不起来了?

这个理由被“风投”pass了,我又陷入纠结,真的因为穷或者仅仅因为穷吗?把这个苍白无力的理由作为自己“顶风作案”的借口,是否算是无形中的“甩锅”,将压力丢给了她和整个家庭呢。

(05)

仔细思考了许久,不得不承认真的不是因为穷,或者说穷只是原因之一,所占比重大概不到一成。剩下的十分之九,一分为二。

关于成长。体制内是“稳定”的代名词,不仅是饭碗稳定,工作稳定,岗位稳定。同一岗位同一工作内容从入职干到退休的大有人在,即便偶然调岗,所做工作也大多相通,造成了很多人对工作信手拈来的同时,也失去了新鲜、挑战和成长机会。当然,有些技术性、政策性很强的工作也很有难度,这里只谈普遍性。

而我,算是幸运的。

这七年里,虽然一直挂着“网管”的身份,却有幸在各个岗位上得到了历练。从事文字工作,写过领导讲话、单位总结;从事技术工作,提过技术需求、运维全市系统;从事指导工作,深耕社保政策、制订经办流程;从事统计工作,做过报表、写过函数;从事党建工作,开过党课专题、主持政治学习;从事侦查工作,调查取证、归整成卷……从小到大,从琐碎到复杂,从练达政策到历练技能,从一名单纯天真的农村老小伙到一名成熟稳重的合格公务员,这七年,我自觉完成了蜕变。

也正是至此,我看到自己个儿的上限,不是上限太低,而是战线太长。尽管我可以不倦看书、持续学习、强化理论,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自驾游”,理论的东西再丰富,也不如实践来得直接、来得迅猛。

我想快速成长,如冬天扣大棚那样。

关于希望。记得《魔兽世界》里有一件物品叫“棍子上的胡萝卜”,可以给坐骑百分之几的速度加成。当时就很受触动,这是多么人性的设计。因为有目标、有欲望、有希望,才能抵抗惰性,打破消极,突破极限,实现理想

一直很喜欢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序中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想要自己快乐,就设定一个目标,去努力奋斗,不管结果如何,这个过程就是快乐的”。

体制内论资排辈的现象依然普遍存在,对于年轻人来说熬得住其实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优点。但没有成长的坚守,没有希望的苦熬,外加没有物质附加的困窘,我想对“客人”说声对不起,给我再多的鸡,也熬不出鸡汤了。

只是这一地鸡毛,谁能帮我收拾呢?

(06)

好多人问我失败了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怎么才算失败?过劳肥吗。

我知道,大家关心我做了几年如果没有起色,收入很低,怎么支撑家庭开支。

还能怎么办?既然活着,就好好活着呗。

其实,为了遵循自己“三年一跳”的模式,幻想过一些不切实际的打算:

01.技术出身,现在开始多关注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信息,看看对法律行业的冲击有多大,如果真的有如“阿尔法狗”一般优秀的“李嗨狗”,可以考虑投身前期开发顾问或者后期技术支持;

02.如果侥幸攒了些资本,那就回老家山沟沟里,开个民宿、办个有机农场、挖个鱼塘……养几只溜达鸡,放几只大白鹅,尝试一下“采菊东篱下,悠然遛藏獒”的惬意生活;

03.如果真的一直不行,那也回到老家,栖身在安逸的小县城,每年力所能及办几个不那么像样的案子,维持生活基本开销的基础上,钓鱼、遛狗、爬山、读书、码字……打球?我也许是二十年后的勾手老大爷。

地球每天都在转,世界每天都在变,最怕的,其实是一成不变

(07)

老成的面相使然,让我不得已成为一个不像年轻人的年轻人。最难忘带着女儿去广场玩,被一个大爷称呼为“老弟”,然后夸我“孙女”长得漂亮。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心酸,尴尬地随口说了句,“嗯,我孙女像他爸!”

因为这样的面相,身边的朋友调侃我说适合这个职业,一看面相就像执业多年的老律师,给人老成持重的安全感。我难以分辨这是来自哪个方向的谬赞,只不过对于即将开启新职业而彷徨不安的我来说,这份不靠谱的天然优势也多少给了自己些信心,虽然这份信心显得特别不靠谱。

受益于面相,我的人设总是被设定为靠谱的老实人。走到哪里,都不招人烦,坐在哪个岗位上,都能留下几个说上两句知心话的好朋友。希望这样的人设继续保持下去,能让更多认识我的人相信我,相信我的人委托我,委托我的人满意我,满意我的人赞扬我,赞扬我的人传播我。通过不断传播,更多的人认识我,认识我的人相信我,相信我的人委托我,委托我的人满意我……这是一个没有公式的等比数列。

(08)

农历新的一年,奔四的脚步又加快了些。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三十没立的遗憾随着光阴流逝也被逐渐稀释了。

谁又敢说三十没立不是好事,挣扎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思考了这么多理,谁能没有长进呢。

思想的成长是一种蓄力的燃料,就如去年大火的励志短片中所言:“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时间,你身边的朋友也许遥遥领先于你,有些朋友也许落后于你,但凡事都有他自己的节奏。他们有他们的节奏,你有你自己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TIMEZONE,愿不太成功的你带着如我一样的想法勇敢向前。

三十不惑,四十而立

现在开始,我要尽快适应被称呼为“聂律师”。

(09)

诚然,现有社会制度和框架下,体制内带来的安全感是其他工作所无法企及的。

但,到底什么是安全感?

我们经历过国企改制,正在经历事业单位改革,曾经的铁饭碗或被打碎或被推向市场。说到底,并没有任何一种工作能带来绝对的稳定和安全感。

人生唯一的安全感,来自于充分体验人生的不安全感。之后,谋事、慎行、真悟,而得的从容和淡泊才是稳定

最后,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关注我,关注我的人转发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看到这篇文章。
6

赞一个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已有94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司考明年 2019-6-3 13:32
我考不上,你们拼命想出来,有意思吗
引用 流风追月 2019-6-3 14:27
司考明年 发表于 2019-6-3 13:32
我考不上,你们拼命想出来,有意思吗

考不上就再努力考,35岁之前都有机会。建议认真努力复习一次,公务员考试还是相对非常公平的。祝你早日成“公”!
引用 87961609 2019-6-3 15:04
楼主加油,有梦想又能为之坚守和奋斗的人,终会有属于自己的成功
引用 洛洛2019 2019-6-3 16:57
支持,我在体制憋了九年,果断离开。我们八零后出来就没有回头路啦!
引用 法言律谈 2019-6-3 17:04
敢于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本身就值得敬佩。
引用 okle 2019-6-3 17:10
楼主文笔很好,很适合做律师啊
引用 但行好事莫问 2019-6-3 17:43
我516打的辞职报告,谈话也谈了。今天说还没开党委会……党委会通过了还要报市局政治部,听说市局政治部也报市局党委会。然后还要报人事局。我这边辞职不下来,实习也办不了…愁人。
引用 zhangweibin 2019-6-3 17:57
聂律霸气
引用 追梦的人zzx 2019-6-3 18:14
我要像你一样我就不辞职了。。
引用 xuyanxiang 2019-6-3 18:20
看到了,棍子上的胡萝卜……老铁,加油
引用 我的查查 2019-6-3 18:23
楼主好像和我一样,我2011年的公务员,2012年初上班,正好7年了,我还不是公检法。楼主比我有魄力,我还在犹豫中,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啊,害怕出去了还没有现在赚的多就亏了,家里人也不同意。楼主给我树立了榜样。期待后续
引用 huangmei409528 2019-6-3 18:29
聂律,你好!喜欢你的排比句!隔壁公司发来贺电,从此撸起袖子加油干,星光不问赶路人!
引用 勇敢的心h 2019-6-3 18:30
支持
引用 司考没过法考过 2019-6-3 18:48
文采真好。那么多年的金融民工生涯,已经让我想不起来别的赞美之词了
引用 非法考法 2019-6-3 19:27
坚持下去,多年之后会发现如今的抉择多么明智
引用 zjh921915 2019-6-3 20:02
牛比之人必有牛比的未来!
引用 niuniu2018 2019-6-3 20:14
为了部落!
引用 小宝豆豆 2019-6-3 20:38
洛洛2019 发表于 2019-06-03 16:57
支持,我在体制憋了九年,果断离开。我们八零后出来就没有回头路啦!

楼主,原来哪个部门?我也在犹豫辞职
引用 流风追月 2019-6-3 21:39
洛洛2019 发表于 2019-06-03 16:57
支持,我在体制憋了九年,果断离开。我们八零后出来就没有回头路啦!

基本上没有回头路~既然决定了,打肿脸也得往前走。

相关阅读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签名!
  • 554文章
  • 0收听
  • 92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