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
  • 收藏

“公司法务”与“公证员”在办公室打起来了!

行业观察 律师路上2021-10-11 收藏 : 0 查看 : 378 评论 : 8

原创作者: xth666

文章来源: 学法网 xuefa.com

打架2.png

路尚是法务,法务不是法官、不是律师,更不是法师,法务就是法务,就是公司首席铲屎官。

这不,法庭上,路尚端坐在被告席上,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原告代理律师卢直在那里唾沫星子横飞,一边不时地快速记下一些要点,以便在后续环节中发起反击。这是他第25次给“正直”公司在法庭上擦屁股,因为总经理佘竟柄这个法盲,导致他一直在给公司处理版权的历史遗留问题——作为一家圈内赫赫有名的版权分发商,多数影视综艺作品竟然没有版权,真乃滑天下之大稽。佘竟柄有句名言:能把没版权的作品给我卖出钱来,才是本事。透过如流星雨般横飞的吐沫星子,路尚看到了卢律师那耀眼的脑壳。路尚突然走神,想起古诗一首:日落香残,免去凡心一点。炉熄火尽,务把意马拴牢。

卢律师是著作权维权圈子里面声名赫赫的老律师,最早搭上知识产权保护的东风,可谓名利双收,不仅在一线城市拥有价值不菲的三套别墅,还被誉为著作权维权领域的藏獒。路尚非常喜欢跟一流的高手较量,因为输了赢了都有好处,输了不丢份还涨了经验,赢了长脸还涨谈资,横竖都是赚,跟藏獒斗总比跟京巴斗有面子。就像习武之人,总“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不但没长进,还会为人所不齿,反之,把早已扬名立万的高手撂趴下才是英雄。

卢律师有个非常明显的个人风格,喜欢在法庭上旁征博引,上至五百年,下至五百载,经常站在公序良俗甚至人类命运的角度对对手进行降维打击。路尚对此相当鄙夷,你就开个庭,以为是海牙国际法庭哪,跟我扯什么犊子。主审法官也明显不喜欢他这样的,频繁露出尴尬但不失礼貌的微笑,屡次打断他的发言,把他引入正轨。这本来是场没有悬念的庭审,路尚的领导舒沃对此也丝毫不抱希望,但是路尚还是希望在接下来的举证质证阶段从对方的证据中找到问题,甚至能给卢律师致命一击。

到了举证质证阶段,卢律师出示他们取证“正直公司”通过运营商市场播放无版权影视作品的公证书。路尚于是要求播放公证书附带的取证光盘,他敏锐地发现卢律师眉头微微一皱。取证视频开始播放,路尚一边仔细地看着视频,一边看着公证书进行核对。突然,他一阵窃喜。

原来,公证书中描述“本公证处公证员马虎、胡农手持本公证处的摄像机进行拍摄”,而视频中,由于窗帘没有拉,屋内阳光很足,被拍摄的彩电屏幕就像一面镜子,赫然反射出了拍摄者的真面目——拍摄者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那个人绝对不是公证员,因为屏幕上那耀眼的脑壳熠熠生光,没错,就是卢律师本尊!路尚大喜过望。

路尚在接下来发表质证意见时,非常鲜明地指出这一取证上的重大瑕疵,并质疑公证员是否到场,进而质疑这份公证书的有效性,卢律师当场尴尬至极。但是,主审法官却表示,如果要撤销公证书,只能是由路尚去申请公证机关撤销,且不影响法庭的进一步审理,路尚真是佛了…很明显,法院不会为公证机关自己弄的事情背锅。

庭审后的第二天,路尚就出现在了辣子省臭湖公证处门口。在此之前,他已经跟自己曾经合作过的公证员联系请教了投诉流程。想到此,他不仅一声喟叹,都是公证员,专业度和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他按流程取号,很礼貌地告知接待人员自己的来意。接待人员原本满面春风,突然眉目变色,态度冷淡,我们主任外出办事了,今天不在啊。路尚又问,那你们复查处理室的同事在吗?接待人员低头刷着朋友圈,他们也不在,也出去办事了。路尚心中非常不快,追问道,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她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这我就不太确定了。

路尚起身不再理她,看到很多办事的人直接去二层,他也径自登上二层。突然,他看到墙上的公证处领导及公证员照片及介绍,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公证书上的公证员马虎就是公证处主任。再往眼前一看,公证员胡农的办公室就在前面,他本人正好在里面,于是路尚大步向前,敲了敲门。

胡农本来还有些趾高气扬,以为路尚就是一般来做公证的,但当路尚挤眉弄眼地把投诉文件在他面前亮出的时候,他的脸上先是现出惊骇的神色,然后又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像小丁丁被眼镜王蛇咬住了一样。路尚意识到这已经是百分之百有问题了。路尚出门又来到主任办公室,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人坐在里面,路尚忙问道是不是马主任?他头抬了一下,眼珠一转,答道,马主任出去了,还没回来。路尚心里犯嘀咕,主任室就一个座位,这厮肯定就是主任。

路尚又来到主管复查投诉的复查处理室,里面两位工作人员正在高兴地聊着天,对路尚这位不速之客有些不快,其中一位面色黑不溜秋的大汉问道,你叫什么?路尚忙答道“路尚”。什么?撸伤?黑汉侧了侧耳朵。路尚心说,你TND才撸伤呢,这是什么耳音、什么口条啊?!

待得知路尚来意之后,黑汉腾地站了起来,声色俱厉地说道,按照国家规定,你这样的申请我们是不予受理的。路尚一听火往上撞,那请问您所说的国家规定是哪条规定,能告诉我吗?黑汉感觉自己被质疑了,恼怒异常,大声道,就是国家的规定,王八的屁股——龟腚(规定)!懂吗?!

路尚说,对不起,我不懂。路尚从文件夹中拿出关于这方面的各种规定,问道,老师,请您看看您所说的规定是这里面的哪一条?!黑汉暴怒,我说了有规定就是有!

路尚也怒火中烧,马上掏出手机,来,你再说一遍,我给你抖音直播一下!黑汉见状,马上扑过来抢路尚的手机。路尚见状,心中满是鄙视,以前自己这堆这块在东北属于二等残废,挨欺负了连个扁屁都不敢放,自从进了山海关以后师从江子木、灵山云习练形意拳,腰杆顿时直了,就没怕过谁!来吧,老匹夫!

当是时,路尚脑中灵光四射,心想,是给他来一个老猿挂印一记膝盖猛撞他的心窝,还是一记蛇形拨草让他断子绝孙,还是直接擒拿把他按在地上或者墙上摩擦?不,理智的天使在向路尚召唤,能动脑子的事绝不动手。路尚知道屋里没有摄像头,而只要出了这道门走廊里面就有摄像头,于是身形后退,直退到门口,说时迟那时快,黑汉已经扑了上来,眼看就要抓到路尚的手机了。

路尚脚下一探,把黑汉向侧面绊倒,黑汉停不住脚步,结实地撞在了门内侧的墙上,而路尚则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出门口,接触地面的那一刻,路尚对这一摔相当之满意,此摔完全不亚于98年世界杯西蒙尼那次假摔,也不亚于02年世界杯欧文那次假摔,真是摔出了演技,摔出了气质,也差点摔出了灵魂——路尚眼冒金星,差点口吐白沫。此时,黑汉恼怒之下要动手,被另外一位同事一把拉住,路尚倒在地上大喊,公证员打人啦!楼上楼下的人一股脑儿全都跑过来围观。黑汉脸色铁青,十分尴尬。

此时,一双温暖的大手将路尚搀起,原来正是头发花白男。他把一瘸一拐的路尚搀到了会议室(路尚也不容易,跟春晚上演小品的“开心麻花”的马丽似的,摔的胯骨疼),还给路尚倒了一杯热茶,路尚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眨了眨眼睛,谢谢马主任!头发花白男一笑,并未答话。此时,两位工作人员夹着笔记本走了进来,不仅接受了路尚的投诉材料,还对路尚的各种问题做了耐心且合乎程式的答复。

离开公证处返回酒店的途中,路尚的手机铃声响起,原来是卢律师的电话。电话那头,卢律师意味深长地说,路总辛苦了啊!路尚答道,呦,不辛苦,就是给卢律师添麻烦了。卢律师哼哼一笑,想不到您演技很精彩啊。路尚幽幽答道,本科中戏的,没办法。说罢,双方都哈哈大笑。

通话结尾,路尚挤兑了卢律师一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啊,您以后外出取证,最好把窗帘拉上啊,这样没有反光...【未完待续】
2

赞一个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已有8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fasofa 2021-10-10 22:07
一开头就有打斗戏,精彩啊!期待继续!
引用 radlee007 2021-10-11 17:54
有生活才有这样的场景
引用 xth666 2021-10-11 18:50
fasofa 发表于 2021-10-10 22:07
一开头就有打斗戏,精彩啊!期待继续!

必须的
引用 xth666 2021-10-11 18:50
radlee007 发表于 2021-10-11 17:54
有生活才有这样的场景

欢迎继续关注
引用 dfhwwh 2021-10-13 10:40
不能断更哟,免费看不侵犯版权吧
引用 善良的朋友 2021-10-13 11:58
厉害了
引用 xth666 2021-10-13 11:58
dfhwwh 发表于 2021-10-13 10:40
不能断更哟,免费看不侵犯版权吧

不侵犯
引用 116803427 2021-10-17 15:59
要是做不了法师,做个法务也不错

相关阅读

关闭

学法网【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