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
  • 收藏

去年的此时,我向律所合伙人提交了离职报告!

律师路上 律师路上2021-11-15 收藏 : 0 查看 : 719 评论 : 9

原创作者: 一个大法师

文章来源: 学法网 xuefa.com

起航d.png

上海似乎在一瞬间便进入了冬天,虽然依旧艳阳高照,但是如果仅仅只穿一件衬衫还是会冷的瑟瑟发抖,原来有的时候,世间之事变化的确实如同翻书一般,从炽热到寒冬往往就是那么叫人猝不及防。火船咖啡的售货员站在大厦的入口处笑盈盈地问着每一个在店门口排队购买咖啡的顾客是否要加糖,但一到她脱下工装下班时,却总是板着脸似乎再也不会微笑。在这座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里,似乎周围的人都在不断疏远,以至于闲暇时光对着微信通讯录里的人发呆,却不知道该叫上谁一起撸串喝酒。

去年的11月应该是心态有些崩塌,那时候离拿律师证不过只有1个月,但是似乎我已经厌倦了律师的生活,或者说总是在扪心自问自己适不适合在律途上接着走下去,那年的生日无比惨淡,身边似乎并没有人记得还有我这个人的存在,而在生日那天下午意外收到了我师妹寄来的生日蛋糕,上面并没有任何祝福只是写着一句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内心闪过一丝的感动,因为至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在乎我的,随后下定了一个决心,准备去甲方太平洋保险面试。

面试进行的非常顺利,太平洋对我的经历也颇为感兴趣,在经过三轮面试之后,太平洋给了我半个月的时间去交接工作,准备入职,随后我向带我的两个合伙人打了离职报告,正式提出了离职。

其中一个从保险公司理赔总出来的合伙人支持并尊重我的选择,表示在这个年代里,在上海这个城市青年律师想自己做出来太难了,并且给我建议如果在太平洋三年升不了职的话就马上跳槽

另一个一直在律师道路上兢兢业业耕耘的律师则持完全相反的意见,他举出自己刚开始做律师时四个月才收了2000块钱律师费的经历,希望我能再好好考虑一下,不要畏惧眼前的艰难与困苦,扎扎实实做下去,相信我未来一定会成功的

最终我还是留下来了,继续安心留在律师这条道路上,其实在毕业做律师的时候想过做一名诉讼律师前期有多艰难,但是事实证明空想是没用的,即便听前辈绘声绘色的描述,但是只有当真正经历过才明白什么叫做艰辛与不易。团队里同批进来的小姑娘们似乎非常安心,坐在电脑面前朝九晚五的写着诉责险法律意见,或许确实是女孩子的缘故吧。

农历年过完后之前一个借贷纠纷的客户重新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他代理婚姻的案件,只是我那时候并不知道,因为这一个案件,后来会和他产生如此多的联系,那个案子收了他28000元(后来上诉又收了10000元),当时以为很简单的一个案子后来竟然衍生出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出于保护客户隐私的角度在这里不再列举和详谈。只是这个客户在这一年里成为了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后来不但和我们签署了法律顾问合同,更是将自己的一些非诉项目单独交给我们参与协作并且另行计费。有的时候我在回想是怎么和他越走越近的,最后慢慢也想通了,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认为重要的案子我们打赢了,或许律师就是工具人,当别人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一件称心的工具,当有一天不被别人需要或者价值不存在时,你就是粪坑里的一块石头。今天开完会后,客户邀请我参加他们公司的年会,但这并没有在我心中掀起什么波澜。

随着boss的进一步信任,团队慢慢的开始移交给我一些比较重要的理赔案件、船舶碰撞案件给我处理。着实让我有了一些成就感。印像比较深的是6月份代表中国人寿财产保险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拒赔案件,不仅仅是因为案件最后全部拒赔成功,而且法院在最终的判决中直接引述了我的代理意见,想来这也是诉讼律师的一个“高光时刻”了,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个前辈那里开始流出这种古怪的思维,似乎被法院采纳的代理意见就是好的代理意见,以至于我确实在收到判决书之后小开心了一把。

办案的过程中也是遇到过许许多多特别有意思的事情,记得是两个月前太平洋保险委托我们一个货运险的拒赔案件,经过分析之后我们认为所谓的旧货当新货申报导致保单将基本险出成了综合险,认为违反最大诚信原则这一抗辩是不成立的。正当苦笑还要去内蒙多伦县出差开庭之时,这个案子的原告找到了我主动沟通起了调解事宜,后来才了解到原来法院给他开了天价鉴定费账单(本案是他收藏的一个摄影机古董,交给德邦物流承运,保价68万,德邦装车过程中摔落受损,后来原告起诉按照保价金额68万,诉讼中提出鉴定,法院开的鉴定费账单为11万),他确实交不起这个钱,无奈只能找我们调解。最后经过轮番沟通,我们代表的太平洋保险赔11万,德邦快递自己赔4万。每当和同事聊起这个案子我都会说,委托了后20天就结案,啥也没干,简直就是“人在家中,钱从天上来。”(这个案子后来给太平洋开的律师费账单总计7万多)。

早晨去人寿开会,看到墙上挂着的口号是:“重振国寿财”,倍感奇怪,在财险领域人寿不是一直都是位列全国第四名,似乎印象里一直都是在人、太、平三家后面,又一直在阳光、大地的前面,何来重振一说?上午的会议气氛也相当轻松,大多情况下在吐槽哪个哪个船东受到当地律师的“蛊惑”不按照我们正常海事碰撞案件的流程走,掉过头来非盯着自己的保险公司赔钱。其实律师这个行业确实是隔行如隔山的,船东的律师如果不是熟悉海事案件,很容易武断的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和对方船舶去搞,又麻烦,还有碰撞责任比例,与自己的保险公司搞,又不用考虑责任比例,又能全额拿到赔偿金。其实这种就是硬生生的把车险案件的套路搬到海事案件中来了,做车险诉讼的律师永远不知道就以我们目前海事法院的审案速度,海上保险合同纠纷这种案子我可以拖1年半到2年之久,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对方船舶申请海事法院扣船,那么自己的船东和自己的保险公司闹僵,保险公司是不会给他出保函放船的(被扣期间的船期损失只能船东自己承担)。所以一般这类案子的惯常操作都是由保险公司聘请律师,先就碰撞责任比例同对方船舶进行诉讼(因为在海事领域,主责的责任比例理论上从51%到99%都属于主责),同时看符合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情况下立刻设置基金,在碰撞比例确定了之后开始就损失进行诉讼,包含船舶维修费、拖轮费、引航费、油污费(一般油污是油污险项下赔偿范围)、船期损失(一般86条款保这项,96条款不保),最终通过交叉计算的方式算出应当赔付的金额。

曾经在海事法院开庭的时候遇上过一个不做海事的律师,以至于我三番五次强调“货物水湿经过硝酸银检测成白色”之后,被告依然自顾自的宣称:“货物是在目的港遭受雨淋受损。”最后法官实在忍不住了,对被告律师说:“被告代理人,你是否清楚硝酸银检验呈白色是什么意思?”最后法官干脆主动释明:“硝酸银检验呈白色,意味着是咸水水湿而非淡水水湿,被告代理人,你是否还坚持认为货物是在目的港因遭受暴雨淋湿?”

闲暇时记下流水账,没有任何色彩,明天要去厦门海事法院开庭,查了一下上海去厦门不需要核酸检测报告,匆匆订了去的机票,又匆匆定了回来的机票,周六是28岁生日,愿今年的生日,一切安好
2

赞一个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已有9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woainihaoma 2021-11-12 11:15
海事相关案件,很专啊!
引用 Jason爱打篮球 2021-11-12 11:35
楼主会不会太自大了呢?我个人觉得哈:这个世界上优秀的律师很多,当客户愿意选择你而不选择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多谢他人的欣赏呢?另外,工作关系就是讲究供给与需求的啊,别人需要你,而你能够满足他的工作需求,就产生了联系,这有什么问题呢?好疑惑
引用 善良的朋友 2021-11-12 13:04
很专业!
引用 errant 2021-11-13 10:28
海损事故理赔属于专业案件 楼主可以的 加油
引用 紫川小小 2021-11-13 23:31
你好,可以认识下吗,有机会合作
引用 会弹吉他 2021-11-15 11:20
不错哦,留个记号
引用 cyx1906 2021-11-16 14:50
如今只记得一个CIF
引用 _蓝蓝的天 2021-11-19 16:59
专业啊!太优秀了!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新的领域,楼主年轻有为又很努力!
引用 deng78 2021-11-21 15:46
术业有专攻 ,楼主是成功

相关阅读